十年,那一缕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说来也怪,从高中到大学似乎总是与年轻社团的缘分更多。在社期间不是赶上周年庆典,就是五年纪念。真正能走到十位数的还不太多,而晨光,是我所经历的第一个迎来自己十年生日的学生社团。初遇时她才不满五岁,有幸见证她第五个年头的生机勃发,如今又恰逢她十年的风华正茂。依稀记得一位师妹在五周年特刊上写过这样的句子:

“五年,足以使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成长为翩翩少女。”

如今,是第二个五年了,师妹也早已从八十毕业。时间如小溪在山谷里潺潺流去,直奔历史的大海;而依旧是那一缕最初的晨光,照亮未来的世界,也见证我们的成长。

在晨光的日子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从八十毕业六年了,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现在的我依旧在校园,不过是在攻读博士学位的道路上了。高中的老师和同学问起我在哪里工作呀,笑答还在学校读书呢。再看看自己,一张成熟的脸取代了高中时那张稚气未脱的面容,笑脸上的酒窝却还在。好久没有回晨光这个大家庭了,北石老师和同学们一切都好吗。

我初次见到晨光,她只有一岁,那是2005年。当时我经常去听午间讲坛,发现这个讲坛的策划人是北石老师和一伙喜爱文学的学长学姐们,自然而然就加入了晨光大家庭。高一时的讲坛我基本都听全了,当时教我语文的凃洁老师在讲坛上讲了浪漫骑士王小波,他写的那只特立独行的猪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那时的晨光规模不大,部门没有现在种类多,任何有特长、喜爱文学的同学都可以在里面展现自己。我在晨光参与了很多活动,在这里见到了许多优秀的同学。记得高一的一次朗诵比赛,我作为记者去采访当时获奖的同学,认识了好朋友德庆白珍,方知她卓越演讲能力的背后是每天的勤奋练习。也是通过采访与柴卉成为好友,她喜欢朗诵,我喜欢唱歌,发现原来朗诵和唱歌有很多相通之处。那时在晨光认识的小伙伴,很多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后来晨光不断地发展壮大,有了自己的阅览室,我们在里面开例会,读各种杂志。现在想想,那是高中时期为数不多的放松时光。

晨光十年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从零六年高一加入晨光文学社,竟然已经八年了。第一次知道晨光,是在初三的时候,当时北石老师来初中给我们开了个讲座,后来到了高中部,看到二楼南侧的阅览室,感觉很激动,敲开门,当时高二的王姝珺学姐、王璐学长(具体汉字还要确认)正在上架新书,我和他们说我想加入阅览部,督促自己多读书。后来就正式成为了一名阅览部的成员,很是兴奋。大二那年,有幸当了阅览部部长,和我一届的刘忻悦副部长一起坚守阅览部。我还记得有一阵文学社在阶梯教室利用中午时间播放影片《恰同学少年》,那阵几乎天天去看,非常励志,心里默念也要像影片里的少年才俊一样,为理想奋斗,为祖国奉献。可惜当时把过多的时间用在了课本的学习上,现在想想也有些玩忽职守,没有尽职尽责,的确很不应该。

致十岁的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亲爱的晨光,一眨眼,你已经十岁了。想来总有种奇妙的感觉——虽然经营这个社团的孩子们永远是十六七岁的青葱少年,但是这个社团却是日益成熟起来了,根繁叶茂。

探寻记忆的深处,在晨光的经历竟构成了高中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忘不了的是看起来有些严肃、实际上有着理想主义的诗人情怀和对学生热切关爱的侯老师,忘不了的是当年满怀激情而又小心羞怯的可爱的学生们,忘不了的是三楼那间小小的阅览室——在这里,我度过了大部分的课外时光。一个方形的小屋,两排桌椅,几扇明窗。三两学生结伴来到这里,或悠哉阅览,或挑灯自习。春夏秋冬,变的是书架上的更新刊物和窗外的阴晴雨雪,不变的是小屋内的恬淡舒适和怡然自得。还记得刚刚拿到阅览室钥匙时的心情,似乎享有了满屋珍宝般窃喜,同时又为阅览室无人问津的命运感到几分遗憾。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简直把阅览室的振兴视为自己的使命,一边在各个场所“奔走呼号”打广告,一边张罗着和阅览部的小干事们一起值班、进货、上架,有时还会为小朋友们倦怠的行为跳脚起急。上了大学后,懵懂知晓了些孤独阅读的价值,因此想起当时的自己竟然想把阅览室变成熙熙攘攘的自习室,不免觉得有些幼稚可笑,但回忆的时候心里又充满了甜蜜,毕竟已经很久没能拨开眼前杂务的烦扰,如此全心地投入在某件事情当中了。

晨光十周年杂谈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作为文学社第一届的干部,我经历了它从无至有的过程。在选定名字时,其实我并不支持“晨光”记得那时我的建议是“夜风”,因为我心中的文学是多少有些忧郁的,但现在想想一个“忧郁”的文学社怕是也走不到今天。不可否认的,晨光这个充满了希望的名字现在已然其道大光。

混迹于摄影圈好几年了,在我的眼里一天之中有两个“魔法时间”——日出与日落。出于对逝去的不舍,古往今来叹黄昏之语千万,可比起黄昏,日出东方的时刻却更容易被忽视与错过,就如同我们总在辜负这年轻的时光一样。它是如此的短暂,一晃即逝,多年以后,才让人意识到它的宝贵。所以我也才频频借景回望,让自己沐浴这种灼烧心头之茧的光线,以此祈求让蒙尘的灵魂慢一些老去,毕竟我们都还有的是时间去“成熟”,可狂放的青春又还能有多久呢?

我记忆中的晨光其实也不像现在这样光芒四射,那是个初生的社团,当时所展现出的仅是半露的微光,但却最是安宁、美好,单纯而宝贵。他是一群还一无所有的师生共同的事业,当然了,开始总是艰难的,失败与放弃总是在所难免,坚持下来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却依旧那么值得怀念。十年一转眼就过去了,十年前的我负责的是如今已经“功成身退”的策划部,最深刻的印象是受命作过一篇《晨光文学社未来规划与展望》之类的文字。记得我在展望中

我与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应该说,我来到晨光,是作为高一新生,加入刚刚创建的话剧社的时候。那时,对晨光的了解不过是话剧社隶属晨光文学社——八十规模最大的,影响力深远的综合性文学社团。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有机会与年级里的才干共同经营这片多彩的天地。

入社后不久,在全体社员大会上,第一次见到北石老师。阳光颜色的皮肤,身材瘦佻,话语间透露着博学与慈爱。同样,第八届社长牛鸿伟,自信的谈吐,开朗的性格,使我深深地折服。这,就是晨光人吗?我给自己留下一个疑问,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晨光这片净土找到我满意的答案。

还记得,真正与北石老师发生交集是在晨光新年诗会上。那时的我,还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广,认定自己无人匹敌的自负小生。我坚定地相信我的朗诵,必然特等奖。抱着这样幼稚的想法,竟还真的幸运地进入到了诗会的决赛。赛前几天,北石老师再次给我们几人指导,我的表现还算不错。然而,天不遂人愿,一个三等奖捅破了我像氢气球一样轻浮的心。积郁,寡欢,我不敢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烦闷的心绪化作文字,在赛后感想中我实实在在地宣泄了内心的沮丧与不安。那一次,北石老师找到了我,促膝长谈,给了我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机会,打开了一条内心成长,强大的路途。

梦想的起点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转眼已毕业五年,校园已成为记忆中的港湾。回忆高中,笔端千言却又无从开端,尽管已经离开了大学,但现在以及未来似乎都始终围绕着10年未曾踯躅的选择而铺展。

高考前,我拿到了人民大学自主招生的名额,在面试中,对面的老师拿着我的简历,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在理科上有优势,为什么选择新闻?我答:因为喜欢。尽管说起来像炫耀,又实在不值得一提,但那时我有着北京市物理竞赛二等奖,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二等奖的证书,对历史、地理、政治却是一头雾水。人大的金融又是首屈一指,即便不选择人大,冲刺清华或者选择北航做个工科女也都是不错的选择。

老师又问:你为什么喜欢新闻?我说:因为高中的时候参加了文学社,有幸在残奥会上采访,也参与了报纸的排版等工作,觉得那就是我所盼望的生活。

老师似乎不屑:你也参与了竞赛,科研,怎么那不是你想象中的生活?当时我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没有意义,但还是答道:正是因为都参加了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喜欢就是喜欢。

就是当时的喜欢,成就了今天的我,在之后的四年,我与函数、方程式、磁场、反应式彻底的告别了。这一切都是因为08年的残奥会。

回忆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转眼间,离开晨光将近三年了。突然听到晨光已经迎来了她的第一个十年,不禁十分感慨。在我的高中时代,晨光已经是校内最壮大的社团。或许我真的是现在才认识到,其实晨光也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我这才明白,我的前面有很多前辈,他们倾注了无数心血,把宝贵的高中时光奉献给了这个他们热爱的地方。我清楚的知道我对晨光的奉献与热爱都远不及他们,他们是创造者,而我是一个衔接者。虽然略带羞愧,我还是十分欣喜我能我能站在他们中间。

我十分清楚晨光给予我的东西是多么的宝贵。我高一的时候参加了阅览部的一些活动,对我的震撼十分的大。当时的部长吴桐. 她和我们交谈的时候大气、稳重,又十分的亲切。我感到她的优秀似乎遥不可及。我觉得,不论是我还是我周围的人,一年一年的读书升学,却并没有像想象中的成熟许多。我感到怀疑,自己高二的时候,虽然会翻开新的课本,能不能表现出吴桐那样的成熟?

晨光十年,感谢有你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正坐在办公室里处理新闻稿件,手机的微信突然响起——晨光十周年社庆征文,来讲讲你和晨光的故事。我盯着手机上的文字,心里突然一怔,十年,一转眼竟然已有十年光景。

十年前,我带着一脸稚气与青涩走入高中校园,恰逢晨光文学社成立之际,充满着一丝好奇与期待,递上了一份入会申请,至此开始了与晨光的这段奇妙旅程。那是站在讲台上讲述自己对于编辑部的设想,是与诸位“战友”一起宣誓为晨光贡献自己的力量;那是拿着相机、笔记本游走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是精心策划的“红烛人生”、运动会等采访栏目;那是坐在电脑前用心编辑排版的每一份《晨光报》,是与编辑部小伙伴们奋战的日日夜夜;那是报着制作精良的报纸一个班一个班的发放,是向学弟学妹们介绍晨光时的骄傲与自豪;那是写下的一段段文字,拍下的一张张照片,记录下的一段段心情……

十载晨光:我依然爱她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我其实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回忆的人。

每当回顾过往的自己,我不是要被幼稚到傻的行为糗到无语,就是会因为做错的事说错的话而悔恨不已。就像在与别人聊到童年时,总会以“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可真傻”等等类似的句式。确实,对我来说,过去总是那么不堪回首,然而我却也不厌其烦地回忆并享受着,它的青涩、苦痛和隐匿在余味中的甘甜。

“如果不去遍历世界,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是我们精神和情感的寄托,但我们一旦遍历了世界,却发现我们再也无法回到那美好的地方去了。”

我在八十中度过了整整六年,而与晨光的时光占据了其中的一半。三年的不谙世事,三年的平凡懵懂,却也是三年的无法忘怀。时光抹去了全部波澜与风浪,也抚平了一切曲折与崎岖。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的过去的点滴,都是一些可能连自己都忘了的细节,简单的,平凡的,断断续续的。文学社会议室窗外的树影,午后洒在书页上的阳光,堆满一摞摞报纸的办公室……这一路走来,我们在晨光踏上了属于自己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