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十年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飞机刚刚起飞,我坐在靠窗的位子,想要再回头看看我生活了5年的城市。然而飞机跃得太快,身下已经是一片有点灰的云海,远处有蓝天,阳光还有点刺眼。

我曾经无数次抬头看这片阴云,心想着在北京的家人也在同一片晴空或者繁星下,只是雾霾太厚,望眼不穿。三月的时候,温哥华每条街道巷弄都开满了樱花,风一吹,花瓣就纷纷飘落。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踏着地上的樱花在图书馆门口打转,给妈打电话说,我想回家了。

这里不是中国好声音,不适合谈梦想,但是晨光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我妈妈问我为什么想做记者,她说如果这只是五年前在晨光去残奥会采访的余热,那我就不会适合这个行业。我说,五年前的余热是还在的,但是我不仅仅是因为它才守护这个理想。我不想朝九晚五的坐办公室,不是因为我不想早上早起,不想挤公交,不想低眉顺眼看领导的眼色。而是因为,我希望我的工作,不是一成不变的,我希望他是有创造性的,有人性有灵性的,我希望可以用自己的眼睛耳朵和心,回馈这个社会教给我的或明亮或阴暗的事情。

如果问我出国五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不敢说自己学了多少知识,写了多少论文,拿了什么文凭,但是我会说,我学到了怎么在面前一片漆黑的时候给自己找一盏灯,拥有了无论把我扔去哪里都能好好的活下来的信心,明白了成功就是有能力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离社”宣言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如果必须在历史和未来中做出取舍,我会选择未来。

如果一个民族过于流连于自己的历史尘埃里,那么这个民族抬头就只能看见雾霾,而不是星空和未来。这并不代表历史是无足轻重的,恰恰相反,因为有历史,才让我明白选择未来的意义。

这样开篇未免太过于装腔作势,所以我打算说得简约一点。

“醒醒吧,其实你早就不是晨光文学社的人了!”我这样告诉自己,但是这样又未免太过唐突。所以在你们即将因为我的用语不当而群殴我之前,让我再念叨一会儿。

村上春树曾经在书里有这样的对白:一个人问主人公是否怀念十八岁,主人公回答确实很怀念。那人追问他是否想回到那时,主人公却说不想。那人问为什么,主人公回答说:“现在过得也挺好啊。”

那么如果我们把这个逻辑反过来,就会是这样:主人公相当怀念十八岁的时候,并且希望回到那个年纪,而原因是现在过得不好。

我大一的时候下定决心要申请出国,并且早早就注册了谷歌邮箱,妄图能看起来更像一个留学生。在邮箱名里我故意加入了“80”字样,寓意是怀念我的高中时代。我的一个朋友却说,过于怀念曾经,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那个时候我心里其实有一个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在吼叫:你真的不知道我的生活有多糟糕。

晨光十年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谈晨光,便回到北石老师的午间讲坛——“轴心时代”。这是我接触晨光的第一次。虽然过了这些年,内容已经记不得了,但正是这次的讲坛,让我感到莫名的心动。它让我走进了晨光,它开启了我对生命的思考。

转眼,晨光已经十周年了,理应写写往事,叙叙旧情,将自己和晨光一起成长的点滴写下来,作为峥嵘岁月的见证。然又想,晨光之所以成立,是为了将一代代人的智慧光芒汇聚在一起,复将其代代传承。其深意远非忆叙往事所能及。观此,滞笔又拾,莫不感怀。

高中的我对生活充满了好奇,喜欢参加各种活动。晨光也正好给我提供了这么个好平台。残奥会之行、十杰采访、采风、讲坛、诗社、义卖……这些活动让我有机会去体验、去接近一些事和人。这些难得的经历,虽然并未能解答我的疑惑,但是已经为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到了大学,只是想一个人静下来。不再参加不必要的社团、活动和比赛,不跟随别人的意见和评论,不去上无益的课,甚至也很少读书,很少与人联系,不去想什么远大抱负和曾经的辉煌。平日只是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听听音乐喝喝茶,在校园的湖边散步晒太阳,偶尔旅旅游,和同学或辅导员聊聊天。仿佛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生活节奏由快到慢,带的行李由多到少,读的书由厚变薄。心里的包袱没了,生活本来很自然,很简单。那种宁静的快乐融化了一切。

亲爱的晨光文学社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首先,祝你生日快乐!今年是你十岁的生日,原谅我不能回到母校为你庆生,不过远在英国求学的我将在大洋彼岸为你祝福。愿我最爱的晨光文学社就像你的名字那样,如清晨明亮的阳光照亮更多年轻的追梦人。离开你这么多年,很想念你,是你给予了我许多珍贵的青春记忆,难忘而精彩!

当北石老师在微信找到我时,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归属感,如同与久别的挚友重逢般欣喜。很庆幸我在你十周岁生日之时再一次回归到晨光这个大家庭,希望我可以陪你走过今后的每个生日,经历你的故事,感受你的关荣,分享你的喜悦。

感谢你点亮了我的高中生活,并给予我一生难忘的经历。曾凭借对编辑工作的自信与热爱的我是多么幸运地得到北石老师的认可而成为有梦的晨光人,因为是你给予我良师的教导。曾担任晨光文学社编辑部部长的我是多么幸运地负责晨光报的编辑任务,因为是你激发我对此一发不可收拾的热爱。曾身为晨光小记者的我又是多么幸运地参加到两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的采访工作,因为是你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

从重遇晨光说起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前几天看到一个设计得很新奇的电子钟,它是依靠一个光影的小人儿慢慢地擦除和修复数字及边缘来变动时刻。看到它的一刻我就莫名地喜欢上了,它好像在告诉我,随着时光流逝,有一些美好的东西会从生活中渐渐走远,但它们可能还会回来,我们不用忙,也不用急躁。

与晨光的重遇可能就是这样。时间的脚步太快,转眼离开晨光四年多。直到被侯老师拉进晨光的微信群,再次听到晨光这个熟悉的名字,看到熟悉的同学,好像又回到了那几年的高中时光,最最纯粹的日子。

很多人说高中是苦的、是累的,我并不完全认同。我印象里的高中除了课业,还有很多开心的时刻,像是每周一和朋友一起吃泡面等着值日检查,宿舍熄灯后窸窸窣窣的气声聊天,每周日中午出去改善伙食(听说现在的食堂变得特别高大上)……而作为那三年时光里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晨光给我的高中生活添上了很多亮丽的色彩。

但愿长梦不复醒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我始终记得那一年平淡而青涩的我们。

初三的夏天参加了模拟联合国训练营,成为上届八十模联的助理,跟着前辈们一起打理社团。随后加入北京市模联的组委和主席团,和各位前辈一起工作。我也开始努力把自己也塑造成好前辈。高二的夏天,六人组成立,我们开始操办自己的会议,创立自己的选修课,把我们的代表送到更多的会议和更大的平台。还记得第一次担任主席,感受到的主席对代表们心中的期待和小小失望,还有更多的,看见代表们的进步和再次燃起希望,还有作为主席对自己会场的最大化的感情,比当初自己去复旦作为代表参会有了更立体的感觉。从刚刚接触BJ80MUN到毕业送走它,我们一直保持着一种特别真实的热诚和对BJ80MUN的责任感,在这个读起来像是“梦”的圈子里,我们内修心智,外充气场,一步一步的一起成长。我更加珍惜我们的六人行,路很长,我们在最核心处,感受最热的东西,看到我们一点一滴的努力pay off,觉得真心骄傲。虽然今后不能再以掌门人的身份称呼你了,但请你今后记住我们,帮我们守护好满是心血和快乐的两年时光的记忆,BJ80MUN。

感谢在我人生最危险的时候遇到你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9

加入晨光文学社是在高一下学期,记得当时在告示板上看到“影视协会”招募的消息,我浑身一激灵,似乎是命运在告诉我就属于那里。那天阳光特别好,呼吸着阳光晒过的空气,希望的宿命正朝我扑面而来。

为何讲是“最危险的时候”,是因为高一的我经历了一场精神和心理的浩劫——我患了抑郁症。也许是课业压力大,也许是上进心过强,我每天生活在恐慌和焦虑中,总觉得学习很差,跟别人差距太大。所以我把自己封闭起来,独来独往,现在回想起来甚至有点“卑劣”地偷偷学习,把同学都当作“敌人”。学习固然能考年级前十,但是我并不快乐幸福,只冥冥中感觉自己在往地狱的深处走去。

后来我报名了影视协会,因为最初的创始人是同班同学王思丹,她又知道我一直喜欢影视和戏剧并有所研究,就让我当副社长与她一起成为创始人。这里插一句,后来思丹同学转去文科班决心专心学习,所以自高二起,影视社便由我自己撑起。无论如何,我还是从心底感谢她。

加入晨光文学社影视社后,一切都改变了。

晨光十年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原来已经十年】 王聪来跟我约稿的时候,他说,晨光十年了你写点什么呀。 本来想说不,因为过了太久又不愿意生硬地去杜撰感情。可是在被王聪拉到微信群里,看到约稿的同学说“师兄师姐跪求社庆征文……”,于是好像一瞬间回到高中时候,那个催着别人写稿,催着别人排版,上赶着拉人去阅览室的日子。所以,说是没有感情,那只是忘记了去回忆。在那些充斥着数理化的日子里,晨光让生活变的有那么一点特别。

可能是当时年少,总是想比别人多那么一点不同,多那么一点点特别。如今想来,我很庆幸。正是因为想拥有那一点点的特别,所以我更能够主动的去尝试和体验新鲜的事物。而这世界从来都是连锁反应的,多年前的一点点主动,多年后就是一份资本,然后慢慢衍生成无形的资产。

我们在八十上演的“老友记”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回想起在八十中的岁月,总少不了那几张傻傻的笑脸。!

(排名不分先后)传欣,Chris,Fran,Vickey,树妞儿。。。。。。!

六人组的故事,从那间327教室开始。!

2011年夏天,是我们的八十模联刚刚起步的阶段,也是我模联旅程的开始。那间学校里唯一的阶梯教室,被我们霸占了很久。我们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聚在一起,商量着第二届校内会。大学里实行的PIC制度,原来我们早就实践了很久。每个人负责一项内容,在听取大家意见后,做出最终决定,其他人不得更改。我们心甘情愿的奉行着这种Dictatorship?因为,我们之间有足够的信任。如果真的问多一句,为什么?我觉得是我们都明白我们拥有共同的目标和期许。2011年的校内会,坐在327讲台上的六人组其实什么都不懂,只是照葫芦画瓢,学着前人的样子。 筹办会议,招新,安排日程,协调关系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自己一点点的向前迈进。期间,我们相互吐槽,相互提点,每次活动,我们都不断的前进一点点,无非就是拽两句英⽂文,讲了几次课,但是我们坚信,每一步的向前都是我们人生最美好的一段回忆,每一步的向前都是为了社团的兴盛和发展。!

亲爱的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亲爱的晨光:

展信好!上次给你写信已是整整五年前,在你五岁生日前夕。五年后的今天,特意翻出在社庆五周年庆祝仪式上我作为第五届社长为你写的贺词,一切仿佛又回到时光流里。“五年的温暖,足以让一个稚气的女孩脸上缀满少女的娇羞;五年的明媚,足以让一颗柔弱的树苗初具参天大树的风采;五年的灿烂,足以让一只娇小的雏鸟化作自由翱翔的雄鹰;五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却让那一缕初露的曙光大放光彩,成为记忆中一抹最亮丽的风景。”

读着上一封信的开头,心里一紧。转眼,又是五年。

2004——2014,多少晨光人把“爱”字写在心里,一笔一笔十年过去。你若是少女,便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若是大树,则已为一代又一代晨光人投下浓浓绿荫。虽然五年未见,但我常常从蓝天白云间读到你的消息:在伦敦奥运会的采访现场,在模联大会赛场,在学校各大活动中都能看到你绽放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