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晨光的故事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作为一名大学生,回想高中的那些时光,感到无论是在高中还是在大学,我都以自己是一名晨光人而感到骄傲,都因为自己加入了晨光而感到幸运。晨光让我在高中的三年里收获了很多,也给我自己的人生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还记得在初中就对晨光文学社的大名有所耳闻,认为那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社团,而到了高中,能够加入晨光是我的一个目标,经过了慎重的考虑,我加入到了模联和根芽文化有限公司的大家庭中,成为了晨光文学社的一员。而后,经过了慎重的抉择,我最终选择留在了根芽文化有限公司,并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进而在后面的选举中选择了成为根芽文化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成为了晨光管理层中的一员,这也是我人生中重要的一步,因为我有机会第一次单独组织了一项活动——根芽圣诞大热卖,从这项活动中,我学会了如何去写活动申请,如何去安排人员,如何去组织一个小团队做自己希望做到的事情。并且,还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虽然不多,但是很有意义和成就感。无论成功与否,他都给我未来的成功打下了基础,使我充满信心和勇气。

我与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2004年秋天,我刚刚成为高一年级新生进入八十中。某次课堂上,侯贵平老师第一次阐述了要在八十中学成立文学社的想法,并在黑板上写下“晨光”二字。

2014年夏秋交替时节的伦敦,我正在为硕士毕业论文做着最后修改,侯老师恰好也来到英伦。当师生意外重聚在异国他乡时,他提醒我说:晨光已经走过十年。

现在我坐在电脑前,想要写下我和晨光的故事。在我们彼此见证的十年中,我目睹并有幸亲身参与到晨光文学社从筹备建社、正式成立、人员调整、组织活动到成长发展的全部过程中。而晨光也见证着我从高一新生、高考生、本科大学生、留英学生到海归硕士的身份转变。如今采撷记忆,这十年的缘分其实只是开始于2004年秋天我在黑板上看到的“晨光”二字,开始于当时我和同样热爱文学的老师和同学心里尚未清晰的希冀。

晨光,模联与我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离开高中已经将近4年时间了,印象中自从高考之后就很少提笔写文章了。说起原因,一是大学生活实在太过精彩,二是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有动笔的愿望。但是,几天前的一条微信,却突然让我有了动笔的念头。因为,它让我想起了高中那三年中印象最深刻的经历——晨光文学社与模拟联合国。

一切,要从七年前说起。

那时的我,正陶醉于二战的精彩历史当中,买了一本又一本的人物传记:麦克阿瑟、隆美尔、艾森豪威尔等等,整天幻想着自己指挥千军万马驰骋沙场。但是,和平年代的大背景使得我这个略显幼稚的梦想有些不切实际,但我依然没有忘记它,而是把这个梦埋在心里,从未提过。七年前,我刚刚进入八十的直升班,中考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是压力。天生闲不住的我开始寻找新的事情来做。偶然间,在北石老师的课上听说了模拟联合国。我想,当个将军的梦是实现不了了,但是如果能代表一个国家,在外交的战场上纵横捭阖,舌战群儒,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跟上战场为国冲杀差不多了。于是,带着对国际政治浓厚的兴趣,我报名参加了模拟联合国的活动。也由此与晨光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想,如果没有晨光,我就无法接触模联,无法接触模联,现在的我可能会很不一样。那一段经历,让我改变了很多。

生日快乐,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刚得知十周年征文的时候愣了下,居然“晨光”都已经十岁了。时间过的真快。从初二第一次听说“晨光文学社”这个名字,到高一进入编辑部,再到高三毕业进入大学,再到本科毕业来到德国,以至现在在德国都已经待了小两年的时间,日子就都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我现在却依然能记得当初高一报名晨光的初心。那个时候我虽然喜欢看书,却不喜欢自己写东西,甚至是对学习语文这个科目都抱着厌烦的态度。就只是因为对于摄影的爱好突发奇想试一试,便以“半吊子”的程度,进了文学社,进了编辑部。却没想到这一试,对我今后的人生轨迹都产生了重要影响。

那个时候,晨光还只是在不断摸索中的幼童,编辑部的很多工作并不健全,小伙伴们都只能在一次次的尝试中总结规律。我也很神奇的开始一点点接触文字编辑和记者的工作,开始觉得,“写东西”是一件有趣的事。编排报纸、规划设计整合出一本杂志,甚至以注册记者的身份参与残奥会采访写新闻稿,这些都是在晨光历练的结果。而这些经历的过程,也是对一个人责任心的考验和对自我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这样的自主思考和统筹规划的习惯,以及在文学社的经历,都让我终身受益。经过一个人在外的摸爬滚打,我很清楚,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工作岗位,成绩、学校名气在真正的学习工作中都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那些一直以来通过各种经历所养成的思考问题以及处理事情的习惯。

我与晨光的十年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2014,望京大楼,深夜,我做完最后一帧的视频,关上早已热得发烫并随时可能生气而罢工的电脑,望着窗外寂静如死水般的街道,和那拼命展现自己能量的街灯,手机里放着一首叫做《十年》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歌曲。我坐在窗前,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思绪随着升腾的烟气渐渐发散,渐渐飘远……

我叫王聪,今年24岁,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基层公务员,每天按部就班,朝九晚五。

十年前,我上初三,即将迎来人生第一大考——中考的洗礼,那时的懵懂少年,怎么也不会想到考试结束后他人生的航船将驶向何方。

九年前,我从初中升入高中,拿着北京市第八十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我迈进了这所对我而言影响深远的美丽校园。在这里,我闻到了清新的空气,看到了湛蓝的天空,踏上了绿草油油的石径、欣赏了诺贝尔景观大道、博士帽一样的礼堂,住进了全市高中皆无出其右的宿舍楼,见到了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田树林校长,结识了和蔼了亲的班主任徐萍老师和全班的同学。然而最让我意想不到并时至今日仍在我的脑海中刻下深刻烙印的,就是首次接受了“健康、仁爱、和谐、进步”这八字方针的人生教育,是的,我加入了晨光文学社,成为了编辑部的一员,北石老师也成为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生导师。

我与晨光的十年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2014,望京大楼,深夜,我做完最后一帧的视频,关上早已热得发烫并随时可能生气而罢工的电脑,望着窗外寂静如死水般的街道,和那拼命展现自己能量的街灯,手机里放着一首叫做《十年》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歌曲。我坐在窗前,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思绪随着升腾的烟气渐渐发散,渐渐飘远……

我叫王聪,今年24岁,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基层公务员,每天按部就班,朝九晚五。

十年前,我上初三,即将迎来人生第一大考——中考的洗礼,那时的懵懂少年,怎么也不会想到考试结束后他人生的航船将驶向何方。

九年前,我从初中升入高中,拿着北京市第八十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我迈进了这所对我而言影响深远的美丽校园。在这里,我闻到了清新的空气,看到了湛蓝的天空,踏上了绿草油油的石径、欣赏了诺贝尔景观大道、博士帽一样的礼堂,住进了全市高中皆无出其右的宿舍楼,见到了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田树林校长,结识了和蔼了亲的班主任徐萍老师和全班的同学。然而最让我意想不到并时至今日仍在我的脑海中刻下深刻烙印的,就是首次接受了“健康、仁爱、和谐、进步”这八字方针的人生教育,是的,我加入了晨光文学社,成为了编辑部的一员,北石老师也成为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生导师。

晨光与我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32

一转眼,亲爱的晨光已经十周年了。回首往昔,战战兢兢拿着录音笔采访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而今天的我,已经身在美国,为了梦想奋斗着,心里不胜感慨。

在晨光的每次采访,都有大收获。记得采访徐静蕾那次,小伙伴们把我推到了她的面前,那是高中时候小小的我第一次面对大人物。我端详着她,脸那么小,带着亲切的笑。我那时候就想,原来名人头上也不会有光环,原来她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这让我信心大增,觉得自己只要努力,有一天也可以像她一样做的很好。每一个问题她都很坦诚地回答,其实后来我发现,每一个成功人士,都是很真诚的面对他人,真诚地感知他人的需求并且尽力满足。这次的采访让我很受鼓舞,觉得也是见过世面了,想做好就真诚地面对他人,那种亲切和坦诚是我一直铭记在心的。

安踏的总裁丁志忠,也曾经是我的采访对象。他说起当初只身闯荡北京,什么都没带,只有一点点钱,“就是勇敢!”他说。在和他交谈过程中,感觉到他强烈的气场,那种富有闯劲,坚定而努力的氛围。也是这次,让我对经商的人产生了由衷的敬佩之情。经商之人都是聪明人,都是努力的人,这是这次采访给我的启示。高中毕业后,我报考了中央财经大学,大学毕业后进入金融机构实习,想来和这次与企业家的邂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晨光十周年社庆征文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08:43

作为06级晨光的老社员,一晃八年已经过去了。八年如弹指一挥间,回首只觉得往事如风,而回忆却像风里的影子,美好而亲近。

我从高中到研究生都是彻头彻尾的理科生,文学一直不是我的主业。但在我的内心对文学却有一种莫名的亲近,对中国文化更是既崇拜又自豪。现在想想,这种喜爱起源于初中,沉淀在高中,升华在大学。对于高中时期文学素养的培养,一要感谢当时教我语文的晁老师,二要感谢晨光文学社。

磕磕绊绊模联路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08:43

升入高中后我通过晨光文学社加入了模联社,即模拟联合国社团。记得那还是初三,炎炎夏日,我巧遇般地碰到了上一届干练而对模联充满热情的core 6,随即怀揣着好奇,我试探着进入了名为模联的世界。

回顾有模联相伴,以模联为路的几年,真可谓是起起伏伏,颇为坎坷。回头看自己留下的一串串脚印,也并非流畅,而是深一脚,浅一脚,绝非光荣史,而是成长史。

漫漫晨光路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08:43

还记得3年前的一个中午,阳光明媚,我和几个同学坐在晨光旧的办公室里,北石老师给我们讲解申请加入晨光需要注意的事项。旧的办公室位于二楼的一个小屋里,办公室被许多书架和一张长桌占据了不少空间,走动的地方很少,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北石老师在给我们发下申请表格之后,继续讲着他心目中晨光的意义,晨光究竟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他讲的越发认真,甚至有些激动,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数学老师敲响,才发现已经上课了。看着我们走出办公室,北石老师向我们挥手告别,眼中含着期许。

当天晚上,我认认真真地填完了表格,查阅仔细后,我突然觉得,似乎有一扇门正在我的心中开启。这并非是我在捏造感情,而是当时切实的体会。我感觉自己在文学的旅途上又发现了一条崭新的路,这路并非是通向高处的捷径,却在这旅途中为每一位渴望追逐梦想的社员提供着一切必备的工具,在默默地为我们提供机会和辅导,在我们眼前铺成了一条晨光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