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的起点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转眼已毕业五年,校园已成为记忆中的港湾。回忆高中,笔端千言却又无从开端,尽管已经离开了大学,但现在以及未来似乎都始终围绕着10年未曾踯躅的选择而铺展。

高考前,我拿到了人民大学自主招生的名额,在面试中,对面的老师拿着我的简历,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在理科上有优势,为什么选择新闻?我答:因为喜欢。尽管说起来像炫耀,又实在不值得一提,但那时我有着北京市物理竞赛二等奖,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二等奖的证书,对历史、地理、政治却是一头雾水。人大的金融又是首屈一指,即便不选择人大,冲刺清华或者选择北航做个工科女也都是不错的选择。

老师又问:你为什么喜欢新闻?我说:因为高中的时候参加了文学社,有幸在残奥会上采访,也参与了报纸的排版等工作,觉得那就是我所盼望的生活。

老师似乎不屑:你也参与了竞赛,科研,怎么那不是你想象中的生活?当时我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没有意义,但还是答道:正是因为都参加了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喜欢就是喜欢。

就是当时的喜欢,成就了今天的我,在之后的四年,我与函数、方程式、磁场、反应式彻底的告别了。这一切都是因为08年的残奥会。

关于残奥会上的种种经历,许多细节都已经模糊,只记得和文学社的其他人一起走进了鸟巢,领了一个厚重的书包,就成了小记者;记得与德国朋友用英语蹩脚的交流,带她们看后海、看广播体操;记得赛事后在采访区的争先恐后,和场馆内不一样的麦当劳。

在文学社中,有许多这样的机会,十大杰出青年、北京市市长甚至一国总理都曾经出现在八十的校园中,17、8岁的孩子拿着录音笔冲上前去,眼中带着艳羡的光,却也要故作镇定的提出列好的问题,一篇又一篇稿件登上报纸的喜悦,足以抹掉在机房日日加班到深夜的疲倦。

这是属于高中生的虚荣,更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成就感。

进入大学又从大学毕业,如今的我已经成了电视台的一名编导。尽管这个职位是最末端最辛苦的一角,尽管大学中也曾无数次质疑过自己的选择,但我从未忘记过自己为什么出发,而文学社,便是我出发的起点。

也许为了文学社,我们耽误了许多课程,为了她,我们加班到深夜。但是,努力的意义不在于收获,而在于看到梦想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