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应该说,我来到晨光,是作为高一新生,加入刚刚创建的话剧社的时候。那时,对晨光的了解不过是话剧社隶属晨光文学社——八十规模最大的,影响力深远的综合性文学社团。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有机会与年级里的才干共同经营这片多彩的天地。

入社后不久,在全体社员大会上,第一次见到北石老师。阳光颜色的皮肤,身材瘦佻,话语间透露着博学与慈爱。同样,第八届社长牛鸿伟,自信的谈吐,开朗的性格,使我深深地折服。这,就是晨光人吗?我给自己留下一个疑问,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晨光这片净土找到我满意的答案。

还记得,真正与北石老师发生交集是在晨光新年诗会上。那时的我,还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广,认定自己无人匹敌的自负小生。我坚定地相信我的朗诵,必然特等奖。抱着这样幼稚的想法,竟还真的幸运地进入到了诗会的决赛。赛前几天,北石老师再次给我们几人指导,我的表现还算不错。然而,天不遂人愿,一个三等奖捅破了我像氢气球一样轻浮的心。积郁,寡欢,我不敢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烦闷的心绪化作文字,在赛后感想中我实实在在地宣泄了内心的沮丧与不安。那一次,北石老师找到了我,促膝长谈,给了我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机会,打开了一条内心成长,强大的路途。

在后来的几次活动中,我时而与北石老师碰面,交谈,彼此也就愈发地熟络起来。老师这个人,相信每一个同学的能力都有晋升空间,因此在他看来一个人的内在品质更重要。这样的观点或许是和枭雄曹操略有不同的。但或许这也正源自两者的心态不同,北石老师任贤而用,旨在对学生的后天培养,而曹操这类不过是任才而用,为了给自己打拼天下。由此看来,老师心里更多的是对学生们的希望与关爱。

而这一点,在我有幸担任了晨光的第九届社长后感受尤为明显。老师算是在手把手地教我,怎样去召集各部门负责人,怎样开例会,怎样策划活动,怎样邀请嘉宾,怎样挑选工作人员……这一切,北石老师都耐心地一遍一遍地告诉我,让我去亲身实践。我一直觉得自己做得不够,每一次的工作总有些瑕疵。但每一次,迎来的不是斥责,而是老师更加耐心地分析,纠正。如果问我高二一学年,我因什么成长?我一定会坚定地回答:晨光与北石。

现在想想,难忘那次召集社员来到密云福利中心志愿服务的经历,难忘那次晨光集体招新,难忘那次改型的例会,难忘那次第九届干部就职典礼,难忘那次报社参观,难忘那次全国文学社团交流……

在晨光,有快乐,有苦涩,有艰辛,有成就,有遗憾,有希望。沐浴晨光,作为一代晨光人,必将反哺,浇灌晨光这片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