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十周年杂谈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作为文学社第一届的干部,我经历了它从无至有的过程。在选定名字时,其实我并不支持“晨光”记得那时我的建议是“夜风”,因为我心中的文学是多少有些忧郁的,但现在想想一个“忧郁”的文学社怕是也走不到今天。不可否认的,晨光这个充满了希望的名字现在已然其道大光。

混迹于摄影圈好几年了,在我的眼里一天之中有两个“魔法时间”——日出与日落。出于对逝去的不舍,古往今来叹黄昏之语千万,可比起黄昏,日出东方的时刻却更容易被忽视与错过,就如同我们总在辜负这年轻的时光一样。它是如此的短暂,一晃即逝,多年以后,才让人意识到它的宝贵。所以我也才频频借景回望,让自己沐浴这种灼烧心头之茧的光线,以此祈求让蒙尘的灵魂慢一些老去,毕竟我们都还有的是时间去“成熟”,可狂放的青春又还能有多久呢?

我记忆中的晨光其实也不像现在这样光芒四射,那是个初生的社团,当时所展现出的仅是半露的微光,但却最是安宁、美好,单纯而宝贵。他是一群还一无所有的师生共同的事业,当然了,开始总是艰难的,失败与放弃总是在所难免,坚持下来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却依旧那么值得怀念。十年一转眼就过去了,十年前的我负责的是如今已经“功成身退”的策划部,最深刻的印象是受命作过一篇《晨光文学社未来规划与展望》之类的文字。记得我在展望中

把社团的未来描绘的无比美好。可其实我自己都不敢奢望这些美梦能够全部成真,所以每每看到文学社现在的成长与成就,心中总有种莫名的时空交错之感。不得不感叹一届又一届社员们为此付出的努力,更必不可少的是指导老师的执着。其实很多老同学都觉得侯老师对这项活动的激情有些近乎偏执,甚至我也在私下说效果此事,可也就是这份偏执才哺育了晨光这个幼苗吧。相信校长老师和老同学们看到如今这升起的旭日也一定非常欣慰吧。

现在的晨光桃李满园,毕业的社员遍布世界各地名校,最早的几批成员也都步入了社会,晨钟联谊会也应运而生。这本身对于学校与社团的发展就是一种莫大的帮助。学在80六年,离开80七年,一直也关注着母校。80中没变的是对于学生课外兴趣的重视,这应该是80所有学生的骄傲。但这条路线并非没有压力,晨钟成立那天田校长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我似乎明白这背后意味着什么。应试的压力无时不蚕食着学生的精神生活空间,若想保护这必要的领域,我们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自己精彩的生活去证明!勤奋的学习固然重要,而更重要的是灵魂的自由,学会内观和理解世界。那些书本外的学识助我们在纷繁的前路上不忘初心。

我要感谢晨光。如同不久前的《后会无期》一般,我过着真实版“拍拍照、写写游记”满世界乱走的生活,自从辞去摄影媒体编辑的工作,我的车轮又不知道驶过了多少高山与大海,对路上生活的感悟支持着我不断探索这个世界,而这感悟或许正源自那山巅、海岸上每日的一缕晨光。我想,那是种恩赐,在晨光中我们思考自我的价值。文学曾是我中学时期的心灵归宿,在迷茫的夜里给予我希望与勇气直到东方既白。彼时光明虽然微弱,力量却足以温暖人心。当下的文学社早已不再是那片鱼肚白,其正如“七八点钟的太阳”熊熊地燃烧着,一片光明。不过这时我们更不能忘记什么是晨光,它应是温暖的、包容的。不是bigger than bigger的秀场,太阳越高便越是刺眼,过分的闪耀只会让人戴上墨镜,真实亲切的社团才永远是大家的归宿。晨光这轮旭日必然是会越来越大,越发的充满活力。它应永远出现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因为只有它在那里,就可以为所有看到他的孩子指明正确的方向。

晨光十周年了,此时我并不须歌颂它,但却要祝福它。它还肩负着许许多多…希望这缕宝贵的光能一直为80的学子们照亮他们前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