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十岁的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亲爱的晨光,一眨眼,你已经十岁了。想来总有种奇妙的感觉——虽然经营这个社团的孩子们永远是十六七岁的青葱少年,但是这个社团却是日益成熟起来了,根繁叶茂。

探寻记忆的深处,在晨光的经历竟构成了高中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忘不了的是看起来有些严肃、实际上有着理想主义的诗人情怀和对学生热切关爱的侯老师,忘不了的是当年满怀激情而又小心羞怯的可爱的学生们,忘不了的是三楼那间小小的阅览室——在这里,我度过了大部分的课外时光。一个方形的小屋,两排桌椅,几扇明窗。三两学生结伴来到这里,或悠哉阅览,或挑灯自习。春夏秋冬,变的是书架上的更新刊物和窗外的阴晴雨雪,不变的是小屋内的恬淡舒适和怡然自得。还记得刚刚拿到阅览室钥匙时的心情,似乎享有了满屋珍宝般窃喜,同时又为阅览室无人问津的命运感到几分遗憾。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简直把阅览室的振兴视为自己的使命,一边在各个场所“奔走呼号”打广告,一边张罗着和阅览部的小干事们一起值班、进货、上架,有时还会为小朋友们倦怠的行为跳脚起急。上了大学后,懵懂知晓了些孤独阅读的价值,因此想起当时的自己竟然想把阅览室变成熙熙攘攘的自习室,不免觉得有些幼稚可笑,但回忆的时候心里又充满了甜蜜,毕竟已经很久没能拨开眼前杂务的烦扰,如此全心地投入在某件事情当中了。

2010年春天的“图书博览周”,那是阅览部最热闹的一周。以玉树地震的赈灾捐款为契机,图书博览变成了图书义卖,阅览部的智慧也前所未有地集体迸发了出来,宣传海报效果惊艳、募书代售业务火爆、现场操作井井有条……每当回想那天晨光人努力叫卖的场景,我的心里仍有暖流涌动。正是这次活动让我坚信那些青涩年轻人的已经准备好背负起晨光的未来。也正是这次活动,让我发现自己对公益的热情,没有那个因为图书义卖而快乐地跑前跑后的我,也就没有后来做着形形色色志愿者,帮助着形形色色的人的我。

恍然间,五年已经过去了,不管当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和文学没太大缘分,拙于文字,讷于演说。但是名为“文学社”的晨光,实质远远不止于此。晨光更像是理想者和践行者的摇篮和试验田。正因如此,你十年来拥抱了怀揣各种梦想的八十学子,也目睹他们的理想开出不同绚丽的花朵。

如果说创建晨光的元老们像是晨光的父母,欣慰地看着你从蹒跚学步到逐渐成熟,那么我们这些庆祝过你五岁生日的人更像是和你一起成长的伙伴。看着我自己还是有些幼稚与脆弱,晨光却已根繁叶茂,不禁有些羡慕你的成长之快。相信有一天,所有的晨光人——不论前辈与晚辈,都会找到自己的价值,在世界的某处散发着耀眼的光辉。感恩在五年前我们介入了彼此的成长轨迹。祝你十周岁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