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十年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从零六年高一加入晨光文学社,竟然已经八年了。第一次知道晨光,是在初三的时候,当时北石老师来初中给我们开了个讲座,后来到了高中部,看到二楼南侧的阅览室,感觉很激动,敲开门,当时高二的王姝珺学姐、王璐学长(具体汉字还要确认)正在上架新书,我和他们说我想加入阅览部,督促自己多读书。后来就正式成为了一名阅览部的成员,很是兴奋。大二那年,有幸当了阅览部部长,和我一届的刘忻悦副部长一起坚守阅览部。我还记得有一阵文学社在阶梯教室利用中午时间播放影片《恰同学少年》,那阵几乎天天去看,非常励志,心里默念也要像影片里的少年才俊一样,为理想奋斗,为祖国奉献。可惜当时把过多的时间用在了课本的学习上,现在想想也有些玩忽职守,没有尽职尽责,的确很不应该。

不称职的不仅是在做部长方面,更重要的是对不起自己曾是文学社的成员。我发现我对文学渐渐消失了兴趣,不爱读文学类书籍;在大学学习翻译专业,我的文学翻译作业常常不如社科翻译作业写得好;后来接触了文学批判之后,发现它玄幻、难捉摸、建构性差、像条变色龙,自己真的不适合。但我日益喜欢上了社会科学类书籍,学习有了空闲,就到学校的阅览室,放假了就去我家旁边图书馆的阅览室读书。我时常在想,要是在高中的晨光阅览室里,就能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那该多好啊,就能尽最快可能达到目标,就不用有这么多的时间白白浪费在寻找前进的道路。我不得不说,我现在的阅读速度也很慢,这就意味着我要花费更多的时间阅读,需要给自己更多的与文字接触的机会。

仔细回想这些年的时光,我发现晨光给予我的,并非每一次具体的大事小事,而是一种视野和方法。上面已经提到了晨光为我打开了阅读的大门。此外,记得有一次假期,我们和香港的同学在阅览室里交流,还有一次是我已经毕业,回到学校参加校友基金发布仪式(有待确定)。这些事情本身对晨光有着很大的意义,不光如此,让我看到了一个组织能够向外拓展,不断创新保鲜的方法。的确如此,现在许多非营利社会创新组织,也是通过各种创新形式和手段,丰富自身建设,让内部资源更灵活地流动和分配。现在回想,在我不到20岁时,就已经在晨光接触了许许多多对今后一生都有意义的事情。这些事情是晨光给予我的,但他们不仅是事件本身,而是某种轨迹。但单单从我的经历来看,很显然,我总是那个被晨光指引的那个行者。我想,这种超前是否意味着晨光可以永远年轻?

一定是的。我愿意跟随晨光不断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