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那一缕晨光

bj80adm 提交于 周六, 10/06/2018 - 12:43

说来也怪,从高中到大学似乎总是与年轻社团的缘分更多。在社期间不是赶上周年庆典,就是五年纪念。真正能走到十位数的还不太多,而晨光,是我所经历的第一个迎来自己十年生日的学生社团。初遇时她才不满五岁,有幸见证她第五个年头的生机勃发,如今又恰逢她十年的风华正茂。依稀记得一位师妹在五周年特刊上写过这样的句子:

“五年,足以使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成长为翩翩少女。”

如今,是第二个五年了,师妹也早已从八十毕业。时间如小溪在山谷里潺潺流去,直奔历史的大海;而依旧是那一缕最初的晨光,照亮未来的世界,也见证我们的成长。

由于课业的原因,我在晨光的时间并不长,做的工作也相对简单,仅仅是编辑部一名普通的小记者。除了平时做过几期报纸之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活动就要数参加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采访了:那个难忘的夏天,我和小伙伴一起奔走于校园的各个角落,采访老师和选手,在机房整理录音、写稿,坐在森林公园的马路边把一份麦当劳套餐分而食之……那时的我还是个内向羞涩、害怕和人交流的孩子,连提问都不敢开口,更不用说是一上来就面对面采访某个领域的专家。短短七天的工作中,我便不止一次弄巧成拙,拖累同伴,也第一次知道了自己除了应试之外的其他工作能力是如此匮乏,还暗自自卑伤心了许久。如今想来,毕竟“图样图森破”(too young too simple)!只是场景却依旧历历在目,怎么也抹不去了。

而这段经历日后成为我参与社会实践的起点,是那时的我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的。最初在我脑海中勾勒出社团轮廓的,正是那一缕晨光。

高三自主招生的挫败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不能只注重学习能力,也要全面发展。也让我后悔没有在晨光主动多担任一些工作,锻炼自己。看到子武、法然年未弱冠就已经出版了自己的诗集,嘉宸、心湉的模联事业更是搞得风生水起,吴桐、宇辰也屡屡在写作比赛中获奖。自己作为晨光的一员,却鲜有这样的成就,觉得和他们差距太大。于是,我在高考结束后给自己定下目标:缺少社团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无论将来从事学术性还是社会性的工作,都要趁着本科四年好好在社团里锤炼一番。因为他们也不过是我的同龄人而已。他们能做到的,我也一样能!

说起来,因缘际会这种东西还真是奇妙,在大学里担任的社团工作也是从校园媒体开始的。凭借《晨光报》的编辑采访经验,我轻松地通过了校内某家纸媒的笔试和面试,并在大二成为了该报副刊的副主编、主编、甚至担任整份报纸的执行主编。这对于平素缺乏自信的我来说,竟是想都不敢想的。尤其是在主持团队大局这件事上,我更是有不可想象的突破:大学三年来参加了两个社团、一项学科竞赛,并成为两个学生科研项目的主持人;拿到了学院的保研名额,并以民间文学方向笔、面试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被录取。这些成绩的取得也要感谢晨光的伙伴们,他们已经如此优秀,却依然不断奋进,于我而言是更大的前行动力。

正是晨光,让我有缘结识了一生的挚友。开始熟悉周頔辰这个名字,是在她出任晨光社长的那年。当时我还不禁捏把汗,这么个身躯小小的女孩子,能担起一个社团的重担吗?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她不仅带领晨光创造了五周年的辉煌,自身的写作能力和综合素质也得到了提高。后来,我跟她分到同一个文科班成为前后桌,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还有幸作为好友,见证了她和同届的晨光秘书长张天晓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的全过程。尤其是当我经历了一些世事之后,发现最珍贵、最朴实的反而是这些始于学生时代的情感。这里也想借借晨光十岁生日的喜气,祝福他们的感情早日修成正果,祝愿我们的友谊之树常青。

那一缕晨光,是情怀,也是牵挂。我虽然自问并不是一个优秀甚至合格的社员,而是一个“慢热”的人,为晨光做的太少,而总是试图索取太多。曾与一位老师有约,希望把大学社团的古典诗词吟唱带回八十,然而至今还未能实现,那位老师也已不在八十任教。我不知

道在不久的将来,晨光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因为它虽然名为“文学社”,但作为一个综合类社团,无论在组织架构还是在内涵上都是源于文学而又远远超越文学界限的。即使是当我们已经离开这个家在外远游的今天,它依然在默默地给予我们养分,照亮着我们的前途。作为受益于晨光为数不多的从事文学专业的社员,我想,下一个十年,我们必将有信心看到一缕更美的晨光!